正在加載......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菩提廣講堂的宗旨

首頁 > 菩提廣講堂 > 菩提廣講堂的宗旨

  我們講堂的宗旨只有一個,就是介紹印順導師的論著,這個因緣就要談到我過去修學的歷程。年輕時對法的投入,我常講像瘋子一樣。在俗家把全生命投進去用心參學就搞了二、三十年,內心的不安還是存在,無法達到真正的安心受用。後來有幸研究導師的論著,才發現問題之所在:我們大乘都講最高的、圓滿的、最頓的,但是缺少的,其實就是正知見基礎的建立,所以疑惑一直不能突破。更從導師對佛教的判教中,發現他對整體佛教及中國佛教的研究批判,主要是為了找出衰弱不振的原因,來振興我們的佛教,而要把真正的正見抉擇出來,才不致把究竟跟方便搞混了。我感動著導師的偉大跟他的智慧如海及所抉擇的正見,把我最後的疑惑也解決了,讓我無限的感恩,你們說我不感恩他老人家要感恩誰,所以我發願要弘揚導師的理念。

  我想再進一步闡述說明:我們佛教為什麼在印度會滅?原因是正見不見了,被方便取代了,外道的思想都混進來了。試問:如果佛法與世不共的特質、與外道不共的特質沒有了,人們為什麼要信佛教?印度佛教會滅,這是一個很大很嚴肅的問題,導師就是看到了這個問題,才去抉擇印度的佛教,為的是要找出我們佛教會滅的原因在哪裡。他溯源而上找到佛法的根本,從根本佛教到部派佛教的發展,到為什麼會演變成大乘佛教,大乘佛教又為什麼有三系的發展,最後發展到密宗的時候,印度佛教就滅了。他找出了佛教真正會滅的原因在哪裡,今天佛教要興盛,唯一的辦法是甚麼?就是正本清源,把佛法與世不共的特質抉擇出來。當大家都有這個共識的時候,就不會被後期的方便與圓融所迷惑,而把佛法給耽誤了。

  導師的思想,因所圖者大,所以他的用心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我今天想要扮演的角色是希望把導師這樣擇法的理念散佈到世間的每個角落。如果普遍大眾都有抉擇正見的智慧,我們就不會被外道迷惑,不會被怪力亂神迷惑,整個社會才能淨化,佛教也才能真正的興盛。為了這樣,我們菩提廣講堂唯一的宗旨,就是宣揚導師所抉擇的正見、理念。

  由於導師是一個很謙虛內斂的人,他不會自我推銷,他的弟子們修養也很好,不會刻意的去推銷讚歎自己。我自覺要做的,就是希望把導師的理念介紹到所有社會的每個階層、全世界的每個角落。我的策略是往下紮根,而不是往金字塔上面訓練幾個特殊的人才,這是我的看法。

  如果我們今天每個人都瞭解導師的用心,也能體會佛法正見的重要,當大家都有共識的時候,我們就能離開山頭主義、宗派主義,不會搞得教界力量抵消,佛教才能團結,也才能真正的復興。所以弘揚導師所抉擇的法,就是我們菩提廣講堂唯一的宗旨。

  試看我這幾年來不斷為大眾上課,上車、下車、上車、下車的人很多,真正一直用心在探討的還是少數人啊!請問,如果我有二十年的弘法時間,能利益多少人?能成就多少所謂佛教的精英份子?就算有幾個精英份子又如何?所以我今天上課不是為眼前這一、二百個人講。為了正見能在佛教生根,我認為必須從社會基層大眾播種入手。所以我的策略不是要製造金字塔上面的精英份子,而是要往下紮根。怎麼樣把佛教的不共特質,讓普遍的社會大眾都懂,都能聽到,都能瞭解,我們佛教就不會滅。就像我們中國文化一樣,博大精深,外族來侵略、來統治,最後被同化了,中國仍然還是這麼的強大,不會被滅掉。反觀,印度是佛教的發源地,為什麼佛教反而在印度滅了呢,這個問題是很嚴肅的!今天正見不彰,早晚要出問題的。你看,清末民初,我們佛教變成甚麼樣子,現在的佛教看起來興盛嗎?其實骨子裏還是一樣啊!導師辛辛苦苦抉擇的人間佛教,其實就是要正本清源,抉擇出正見。但是現在在講人間佛教的,導師也講還不是天佛一如,佛教衰滅的原因並沒有消失啊。所以我們菩提廣講堂建立的因緣,就是要提倡導師擇法的正見,達到佛教正見能散佈在人間,普遍大眾都能明白、都能有聽到的機會。

  很多人有導師的論著,包括學識很高的大學教授、博士都有,但他們真的都能體會導師的用心嗎?我們要扮演的角色,就是要把導師他這麼辛苦、這麼用心、這麼慈悲,智慧如海的內涵,怎麼樣介紹,讓人家聽得懂。我常常講,我今天不是甚麼大人物,或是甚麼了不起的和尚,都不是,我是一個平凡人,基於對導師擇法的感恩與認同,我只是把導師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理念介紹讓人家聽得懂而已。所以我像經銷商一樣,有我的經營理念,我想做一個好的經銷商,怎麼樣把好的產品,讓人家明白他的重要性,他對我們的貢獻,對我們的利益有多大,對佛教未來際有多重要,我在推廣這個而已。不是我有甚麼德行,而是導師抉擇的東西太重要了,所以我今天是站在一個很客觀的立場扮演經銷商,把好的產品介紹給未來際所有的眾生,希望他們都能聽到真正的正見,學到正法,人人受用,人人解脫,恢復我們佛教本來的面目,只是這樣子。

  所以談宗旨也好、過去的因緣也好,我講述這些你們就能了解:為什麼會有菩提廣,菩提廣在做甚麼,他的未來眼光放眼於甚麼地方。也可以清楚:為什麼我們從來不敢攀緣、也不敢化緣、我們這裡從來不做法會,不搞方便,一直在介紹法,一直在上課。這個就是我一貫的理念:生根、紮根、教育,建立正知見,我只是在做這個工作而已。

  我希望它紮根,社會普遍大眾都能接受,普遍都能明白的時候,社會大眾就不會被怪力亂神所迷惑,社會才會慢慢淨化。我們是往下紮根的策略,與往上金字塔訓練精英份子的策略不大一樣。我的看法是像佛學院、研究所,就是訓練培養人才的地方,我們的目的不在這裡。所以我們菩提廣只有一個目的,希望能夠提倡這樣的正見,往社會紮根,而後希望引生更多共願共行的菩薩。我們不是要徒眾,我們需要的是共願共行的菩薩。當社會上發心的人愈多,振興佛法的機會就愈大。大家一起來播種,不是為個人,不是為道場,而只是為佛教,為佛法,為未來際的眾生。大家都來宣揚正見,真正要達到的,是將來產生共鳴以後的那種連鎖反應,我希望有一天能產生這種功能。這就是我們內心真正想做,而且已經在進行的目標。我們不急求馬上得到甚麼利益,這個理想在幾十年、甚至百年後才看到功效都沒有關係。就像導師辛苦七、八十年,請問,他有沒有求眼前要得到甚麼利益,但是他的這些論著,這些法的抉擇,你們知道為我們佛教,為未來際的眾生,有多大的貢獻嗎?是的,他並沒有在乎眼前得到多少利益,辛苦的很,又沒有幾個知音。但我們知道導師的用心,他的慈悲、他的偉大,我們願意默默跟著他走。

  如果講堂落成後,就不用租場地,以前一個禮拜才講幾個小時,現在一個禮拜可以天天講。我預計三年內,把導師比較重要的一些觀念、法要,儘量介紹,讓一般人更能體會,更能深入。我們也想製作一些直接感動人心的小品,讓大眾知道為什麼要學佛,學佛的好處,真正法的重要是甚麼。這三年我們可以做比以前十年更多的工作。我們要製造的是軟體,因為它可以無遠弗屆的去傳遞。

  我還有一個構想:我個人所學有限、我的德行有限,是無法全面來表達導師的內涵。真正的善知識是很多的,各個都有他們的專長。我們計畫邀請一些有德行、有內涵的法師,居士,歡迎與我們共襄盛舉來介紹導師的理念,介紹法的正見,由我們來拍攝、錄製與推廣。希望導師的理念更全面性的宣揚,希望導師所抉擇的法推廣到全世界。這是我們未來菩提廣講堂所要做的事。

  講堂落成以後,未來要做的事更多了,我們的目標很清楚。我們採用軟體登陸,不是搞硬體,我們要把法寶無限量的跟大眾結緣,讓它傳播到社會的每一個階層角落,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聽到。我們並不需要很大的資金,只要讓它產生良性的循環。譬如說,有的人聽到帶子法喜,會多少助印一點,若將那個助印一點一滴收集起來,就可以做為製作新的法寶的資糧。所以第一筆小小的資金,就能產生良性循環的動力。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十年來,我們能維持推動的原因就在這裡。至今我們的製作成本大大降低,小小的助印即足以維持我們的開銷。所以我們不必為欠缺大量資金的護持而擔憂。我們道場小,容易維持,我們秉持著夠用就好,所以也不需要為了經濟上的問題去應對,才能維持我們一貫的道風。

  到今天為止,雖然還沒有真正好的基礎成就,但是我們已經確信這是可行的。而且看到國內外相應的人愈來愈多,也是給我們一個鼓勵與安慰,所以我們對自己未來要做的事愈來愈有信心。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