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廣講堂 -- [轉帖]抑鬱中的希望
正在加載......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字級:放大 正常 縮小
[轉帖]抑鬱中的希望

        范進,因為中了舉人,身心承受不了這意外的驚喜,瘋了。

       八年前的我,因為不能面對殘酷的現實,幾經絕望,幾度自殺未遂,得了心因性抑鬱症。

       去年三月,致使我得病的主因之一又出現了。我終日坐臥不安,焦躁難耐,抑鬱悲觀,真可說是身處地獄,度日如年。

       我決心自救,找來心理學方面的書,去心理醫生處作心理咨詢。然而,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還堅固了「我執」,造成更大的挫折感。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朋友的幫助下,我登陸了《佛教在線論壇》,在VIP公告板上,看到一篇署名「ptz168」(後來得知是菩提澤)的文章:離系之樂--明白觸與受的真實。上面體方法師的一句話深深的打動了我:「……有的苦啊,就苦幾天,苦幾年,苦幾十年,到死都有……」我不就是這樣嗎?法師接著說:「眾生不明白這個感受是隨著觸的因緣而起,隨著觸緣的滅而消失」。我激動萬分,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

       這些年,我為治病花了上萬元,曾經專程赴東北到一個頗有名氣的中醫診所治病,受了許多罪不說,絲毫不見效。已經服了幾年的西藥「安拿芬尼」副作用很大,一直想斷卻斷不了。從報紙上看到,老年癡呆症與抑鬱症有關,這更增加了我的心理負擔。

       下定決心,撥通了菩提澤的電話,我劈頭就問:「我的抑鬱症能治好嗎」?她的回答耐人尋味:「這個緣起法的學習,能夠治好我們眾生的無明大病,您那個抑鬱症啊,那是小菜一碟哦」!聽到她那爽朗親切的笑聲,也因為她是內科醫生之故,我的心裡一下踏實了許多。
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請了一套體方法師的「解脫之道--四聖諦與緣起之開展」的MP3。聽從了菩提澤的建議,我對照文本,仔仔細細的聽了好幾遍,慢慢的,感覺心開始安靜下來。不再像聽法以前那樣的容易激動而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了。

       正當身心漸趨寧靜時,我又被迫離了婚,無心再聽法學習了。常常在窗前發呆,癡癡的想:自己為什麼這麼命苦?命運為什麼總和我過不去?

       去年的年三十,前夫把女兒接回家過年。我的心情淒苦得無以復加。離婚時,他堅持要孩子,離婚後,他又不管孩子,一手甩給了我,逢年過節又理所當然地把孩子領走,我在不成了高級保姆了嗎?越想越覺得委曲,就給菩提澤打電話訴苦。她耐心的勸說:你要把緣起法的學習用到您的生活中去啊,就在這艱難困苦中才能歷練。得知我離婚後就不再聽法,她語重心長地鼓勵我:學習佛法不是山洪暴髮式的,貴在細水長流。並讓我每天都要堅持聽法,哪怕一個小時也行。

       年初一,我又從頭開始聽緣起法MP3。我那時候還比較迷信,認為從年初一開始聽法,這一年都會順利的。說來也真不可思議,三、四個月下來,25mg/片的安拿芬尼用量,由每天2片迅速減少到1/2片。

       天有不測風雲,這一期間,家裡又出了事。還有我是否再婚的問題也在困擾著我,身心非常疲累。與菩提澤再次通話,她給我耐心的開導和啟發,鼓勵我放下心理包袱,精進修行。

      體方法師說:「煩惱即菩提」。只有透過煩惱的當下,看清它的虛幻性寂滅性,才能悟入「緣起性空」的真諦。

       剛開始聽「緣起法」時,我心裡想的是:只要能夠治好我的抑鬱症就行了。無意間把緣起法的學習當作了安慰劑。隨著身心的日益改善,我不再那麼想了。現在我一心想的是獲得徹底的解脫。因為不獲得徹底解脫,我會一直在貪嗔癡的毒火中煎熬,還會繼續在痛苦絕望中掙扎。

       早在十幾年前,我就常想:「如果我能以平靜的心情,從容面對各種境遇就好了」。現在明白了,只有緣起無自性的正見。就像體方法師所說的:「它不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宗教,它是一門心靈之學」。

       回想起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恍如一夢。要不是學習緣起 正見,真不知道我會是怎樣的結局!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未來的還沒有到,只有安住在當下,不為境轉,才能活得安詳寧靜,這也只有如實觀照才能做到。雖然不容易時時刻刻在觀照中,但我已經親身嘗到了甜頭,我會一直堅持把緣起法學習下去的。

卸下心靈的重荷

        清晨,天還沒亮,我就醒來了,盤坐在床上,靜靜地看著自己。一會兒,各種各樣的念頭湧了上來,情緒也隨著念頭而出現波動。往常我會被這些情緒所轉,墮入更深的煩惱中。可現在從正思維中知道,這些來來去去如幻非實的念頭都是虛幻不實的,由念頭而生出的情緒和想法,即使多麼激烈也是沒有自性可得的,因此心裡便安定了。

    這是我一天開始修行的第一步。

    多少年來我常常想,能永遠保持心靈的寧靜該多好啊!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常常對生活失去信心,感到一切都不如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心情惡劣時,不分場合地怨天憂人,結果在單位上人緣很不好。雖然在工作上一點不比別人差,甚至某些方面比別人還負責,可不但先進沒有我,有一年還差點下了崗。我也知道自己這個毛病,可無論如何也改不了。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早在十多年前,我找了一本美國心理學家寫的《人性的控制》(又名《人的潛能》),細心研讀了多遍,按照上面介紹的心理調節方法用心去實踐,可在現實中碰得頭破血流。我得了心應性抑鬱症,吃了八年安拿芬尼,吃得記憶力減退了許多,每天頭腦像漿糊,大白天也昏昏欲睡,煩惱照樣跟我過不去。

       一個心理學教授,把我發病前後的症狀說得頭頭是道,末了,開了一大堆藥,告訴我會好的,卻沒有提供什麼切實可行的療法。我按照心理學名著《成功心理學》介紹的方法去做,卻適得其反,前夫甚至說我像個神精病。我也把從心理學雜誌上裁剪下來的心理疏導方法,貼在家裡牆壁上,常常提醒自己按上面說的去實行,可還是收效甚微。我感到非常苦惱,生性好強的我不知何時才能擺脫抑鬱症的困擾。

       我生性多愁善感,年幼時家長過於粗暴的教育方式,使我很小就人格扭曲,自卑固執,遇事愛鑽牛角尖,這是得抑鬱症的性格基礎。青少年時,我就常常感到憂鬱沮喪而不能自拔。可以說,我幾乎沒有體驗過什麼是幸福的人生。

      一個特殊的因緣,使我有幸接觸到《解脫之道》,我認真按照緣起性空的理論和方法去實踐,我的命運也因此得到改變。現在我基本上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在單位上人緣也好了起來,從操作工的工作室搬到隊部辦公室,年底又被評為公司先進生產者,這在以前是連想也不敢想的事。

       緣起論講,宇宙萬物包括我們的身心都在不停地遷流變化之中,沒有一個常性可得。現代醫學證明,我們的身體一秒鐘有十萬個細胞在新陳代謝,我們的感受、想法和行為也會隨著外在因緣條件的變化而感到或苦或樂,這都是變幻不定的,所以是「緣起性空」。

       「此有故彼有,」因為無明,我們不知道無常的法則,不知道緣起如幻的真相,才會隨著眼、耳、鼻、舌、身、意的六受身,在那裡染著執取,貪、嗔、癡造業不斷而導致種種煩惱。也是因為無明,我們的身心得不到康復。即使暫時痊癒,當精神受到外界刺激(因緣聚會)時還會再次發病,很多人終身服藥,這不啻是莫大的悲劇。

       前些日子我讀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暢銷小說《挪威的森林》,女主角直子的遭遇令我感慨萬分,她少年時親眼目睹姐姐上吊自殺的慘景,17歲那年青梅竹馬的戀人又拋她而去,心靈受到重創。二十歲那年終於發病住進了心理療養院。療養院採用的是集體談心式療法,也就是所謂的宣洩療法。但這種療法只能暫時緩解情緒,而不能從根本上消除她的心靈創傷。半年後,病情惡化住進精神病院,最終在絕望中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這雖是作家虛構的角色,可現實生活中有多少象直子那樣的人們,倍受身心障礙的折磨!我在一本心理學雜誌上看到過介紹森田療法的文章,上面的一句話印象頗深:頂著痛苦,行所當行,痛苦就會被衝破。這個方法應該說是挺不錯,但若不能與「般若空慧」相應,終究還是不徹底的,病人的痊癒時間很漫長,而且,因緣聚會時還會反覆發作。

       現代心理學所有的療法,都是建立在一切事物實感有的基礎上:這件事雖然過去了,可還是真實的發生過,這樣,我們的心靈永遠不會得到安寧。我們總是生活在過去當中,或是幻想於未來,而從來沒有真實地活在當下,這也是我們遲遲得不到治癒的原因。要知道,無論過去、現在、未來都是虛幻不實,不可取,不可著的。

       緣起的正見告訴我們:唸唸不住,受受不住,一切法無自性,緣起性空,如幻非實。在這個基礎上如實地觀察我們的身心,「不迎不拒,不取不捨,不判斷,不下結論」,千萬不要去干擾它!

       從修行到現在有半年的時間了,糾纏我二十多年的強迫症(拔眉毛)不知不覺消失了。四個月前,我順利地丟下抱了八年的強鎮靜劑安拿芬尼。記得剛斷藥的半個月左右,我的五臟六腑像火在燃燒,總想暴怒地發一通脾氣,有時感到特別沮喪或特別興奮,這些情緒在沒斷藥前都存在,而且暴發起來很激烈。由於學了緣起法,我知道這些情緒都是如幻非實的,所以只是細心觀察,不去刻意改變和干涉,同時注意走路的步子和說話的語氣,做到不亢不卑。隨著觀照的深入,這些現象都逐漸緩解了。現在,只有遇到生活中一時難以解決的問題時,才會有「燃燒」的感覺,而且燃燒的火苗已經十分微弱了。

       高度競爭的現代社會,人們的身心壓力日趨增大,各類身心障礙的發病率明顯上升。如果不建立「緣起」的正見,不瞭解無常的法則,就會感到身心俱疲,甚至萬念俱灰。多少人因心理壓力過大而失去理智,又有多少人無法面對困境而喪失了生活的信心。一般的心理調節方法,包括心理咨詢,對於深重的煩惱(神經官能症)收效不大,往往依賴藥物治療。但是人格的缺陷靠藥物和心理調節是於事無補的,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面對糾纏我的心理陰影,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我知道,現代心理學治不好我的心理障礙,無論是森田療法或別的宣洩療法,還是各樣的心理調節法,都不能徹底解脫我的痛苦。但我還是勇敢地尋求著自救的路。當我在「中華佛教在線」佛法論壇上看到署名菩提澤的一篇題為《顛倒的根源——受》的帖子時,我知道自己有救了。

       佛陀說:如實知者,當下見現法,當下離熾燃(痛苦煩惱),而不待時。根據我自身的體會,修行的過程就是心理康復的過程,當我不再對過去耿耿於懷,也不再對未來過多擔心時,心裡便感到輕鬆了許多。遵循佛陀的教導,盡量把握好當下,因為生命只有當下。  

       令人遺憾的是,釋迦牟尼佛所創覺的緣起正見,經過兩千多年的流變,已混入許多外道荒唐的觀念,燒香持咒經懺唱誦的那一套,都是佛陀生前所反對的。此前,我也經歷了這樣一個階段,事實證明毫無用處,因為它無助於我們生死苦迫的解脫。

       佛法實際上是一門深奧的心靈和智慧之學。它有一整套完整的理論和調伏煩惱的方法。心理障礙,依佛法來說,就是深重的我執引發的極為強烈的痛苦煩惱。現在,我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煩惱,但確實比以前要少了許多。體方法師說:如果煩惱是實有的,你斷不了;認識到煩惱如幻當體即空,哪裡還需斷!

       上面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供養大家。

: $ 0
    法寶索請


gotop